• es
  • en
  • zh-hans



新闻档案



2007-2015: 黑暗的8年

张贴于: 12 / 04 / 2016 | 0 Comentarios | 的标签: , , , , ,

Eurozona

过去的八年欧洲的经济一直不景气。我将试着阐述事件在这期间是如何演变的,只是简短的回顾事件的时间顺序,并没有经过经济分析。

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的爆发引起次贷危机和股市下跌。西班牙政府试图通过发表关于对本国的经济状况充满信心的消息,声称并不会受到大西洋彼岸经济风暴的影响,以稳定民心。

没有进一步的从实际出发,基于住房建设和法老公共工程给当地政府的荣耀经济,信贷水龙头的关闭产生了一些恐慌,迫不急待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和经济结构的倒塌就像纸牌做的房子。

政府谨慎的尝试而并没有阻止被称为放缓经济,比如E计划,这是妄图通过释放稀缺的流动资金以振兴经济。他们动用了30亿欧元但是见效甚微。我记得在我家附近标志性的公园之一宣布建设大约50米长的无处可去的自行车道。

当时我们了解了大多数人都觉得陌生的名词:风险溢价。一个国家的风险溢价,也被称为国家风险或主权风险,相当于一个国家进入市场融资有支付差。在西班牙的情况是西班牙1年期国债收益率相当于德国10年期国债之间的差异。总之,如果投资者对一个国家的信用缺乏信心,假设购买该国融资劵的风险更大,因此其应提供相应的激励,那就是较高的盈利能力,也就是说返还“借款”需要有更高的利息。

信用等级是由谁来评级的?这里我们谈到评级机构(穆迪,标准普尔,…),它评估偿还申请人的投资能力,可能是一个政府实体(国家,地方政府,市政厅,一个金融机构,甚至私人实体)。他们基于不同的计量参数给予评级,从AAA到具有极高的支付能力的经济体,到D表示破产或者破产清算。目前西班牙,根据标准普尔的评级BBB+,这意味着它有“足够”的支付能力,但中期和长期存在风险。并不太乐观,但我们在2012年更差,评级是BBB-。

在本世纪初西班牙的风险溢价与德国是相等的,甚至是负的,也就是说你借贷的利率比德国还低。自2008年1月,我们见证了风险溢价的增长,在2012年7月23日达到高峰634.3个基点,这时我们不得不承诺6.343%的回报率,超过德国提供融资的回报。今天(2016年1月07日)基点值为120点。

那年夏天干预的阴影一直笼罩在我们头上,因为如果一个国家无法在金融市场上融资,就不能够满足他们的资金需求,所谓的三驾马车,由IMF(国际货币基金),ECB(欧洲中央银行)和欧盟委员会,以征收的措施换取流动性,以确保偿还债务和经济收紧措施,以减少该国的公共支出。

西班牙和意大利两个国家分别被限制,但设法逃避全面赎回,如下讨论不偏袒西班牙的情况下,这样的救援将对其经济规模在整个欧洲起到不可预料的后果。其它的国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2010年4月希腊第一个获得了300亿贷款救助;2010年11月爱尔兰获得了675亿救助;2011年5月葡萄牙获得了780亿欧元救助;最后2013年3月塞浦路斯获得了100亿欧元的救助。

这四个被救助的国家对市场产生了冲击,后果就是爱尔兰在2009年开始反击。而这也影响了执行政策削减公共预算的其他欧洲国家。针对控制公共赤字这种特殊的痴迷,在2011年8月,宪法第135条,通过默克尔和萨科齐的建议所做出的快速改革造就了西班牙。这是为了确保基本法预算的稳定性。当法国和德国标志着在欧洲经济起稳的那些日子,喜悦没有持续多久,2012年年底法国的邻国经济进入衰退,不久后意大利和葡萄牙也出现金融危机。

与主权债务危机的斗争,另一条战线是2012年6月,在银行开设的业务迫使经济部长Luis de Guindos的请求并获得1000亿欧元的贷款,以清理西班牙金融体系,特别是受金融危机影响的银行。

这些年里,我们见证了福利国家的解体,因为所谓的经济紧缩措施,预算削减的结果:卫生,教育,R&D+I ,公务员和公共就业,社会救助,文化,养老金,公用事业,…

2007年失业率为7.93%,到了2013年失业率增长到26.06%,2015年,有22.37%的公司关闭。通过BBVA提供的数据显示,由于创造就业机会的缓慢和结构性失业数字是在17%和18%之间,即使经济恢复到正常状态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2010年7月,为了增加收入,就有了增值税的崛起,增收16〜18%的增值税和7〜8%的普通税被获得批准通过,并于2012年9月至7,增值税上调至18〜21%,普通税上调至8%〜10%。这些增收的费用作为储备基金用于支付退休金,2012年至2015年之间支付了377.01亿欧元,预计在2016年需要支付62亿欧元。

当这一切发生时,金钱被流入到吃喝享乐,任何人都以一个房地产投机者的身份给宿醉者让步,当我们清醒时我们才看到这一切。我们所看到的经验丰富的大腐败案件都将变得合规但从未停止过。因为它们将影响到各个行业公民的利益。不同领域的政府都有责任。案件的清单相当长,如以下例子:

 

– 马来亚(马贝拉)行动于2010年9月宣判

 Gürtel (马德里和瓦伦西亚)案件,于2009年开始训练用于中断巴尔赛尼亚事件

– Nóos(巴利阿里群岛案件),于2010年开始调查

– Palau de la Música(加泰罗尼亚)案件始于2009年

– 塞维利亚)欺诈案件始于2011年

– Case Cooperation (Valencia)(瓦伦西亚)个案

更糟糕的是,被称为黑卡马德里的银行牵扯出2位前总统和64位实体官员,他们被指控从2003年至2012年期间,共花了15.5亿欧元用于个人娱乐消费。其中2012年公共财产就超过了200亿。

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环境。在许多情况下,对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失业,拆迁,移民……),总的来说,我们都受到了影响(损失的权利,购买力……)丧失信心的制度导致了我们社会模式的问题。这些变化将继续,结果是不确定的。我们知道我们从何而来,这条路一直很艰难,但不知道它会引导我们走向哪里。

Aitor Fernández | E & M Combustion

E & M燃烧器公司如何在前途未卜的日子里成长?

从2008年3月我们就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危机来了,它比我们想象的时间更长,更艰难。第一个特征是小功率燃烧器的销售下降,通常只有小的安装程序。这样的产品本身在公司并不是战略性的,但它有稳定的收入应付公司日常的开支。另一方面,开始察觉到国内企业减少投资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信贷和不确定性。

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走向国际化和全球市场将成为E & M燃烧器公司成长的立足点。很显然,打开市场并不容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你必须花时间和金钱去投资。此外,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文化,这是一个障碍,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因为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受到了同样的影响,关键是要找到愿意购买的新兴市场,而这项工作我们很早以前就开始做了。

早在2010年我们公司就在中国设立了销售代表处,这段时间将是E & M燃烧器公司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最后看来,走向国际化证明和我们合作的大部分项目都是欧洲联盟以外的投资,这说明公司在国际市场的定位能够更好的抵御金融危机的影响。

另一个因素是控制支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人员和设备的投入,而是我们对未来的决定更谨慎。从我们的观察来看,一些产品和服务的供应商可能会被迫关闭,E & M公司决定执行外包业务,这将使我们对交货期限和质量要求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和控制权。因此,为了致力于产品制造,成立了钢铁结构工程部,采购了激光切割机,弯曲机和焊接设备,焊接部门已经扩大为拥有5名焊工和1名切割机主管的团队。

另一个问题是采购的管理,E & M公司要求供应商必须对他们的设备和燃烧领域的应用有一个很好的认识,技术是根本。E & M公司绝尽全力以最有竞争力的价格获得最高质量的设备和材料。自E & M公司成立以来一直依靠国际供应商采购设备和材料,虽然有时我们更偏好本地公司和小制造商。

最后,我们的目标是盈利能力,这使得我们能够更好的满足客户的需求,可以继续投资改进我们的设备,因此E & M公司尝试开展信贷业务,以至于最大化的减少预付。

常言道,机会与风险并存。显然,最艰难的时刻所付出的代价,希望我们不在其中。我们试着用最好的方式去做事情并继续战斗。这是我们为了实现美好未来所做出的小小的贡献。

 

Aitor Fernández (afernandez@emcombustion.es)
Project Engineer E&M Combustión

 

 

Comparte / Share :

Comments are closed.

Utilizamos cookies propias y de terceros para mejorar la experiencia de navegación y ofrecer contenidos de interés. Al continuar con la navegación entendemos que acepta nuestra política de cookies. ACEPTAR
Aviso de cookies